<nav id="5iy9k"><li id="5iy9k"></li></nav>
<sub id="5iy9k"><table id="5iy9k"><small id="5iy9k"></small></table></sub>
      <wbr id="5iy9k"><source id="5iy9k"><option id="5iy9k"></option></source></wbr>
      <table id="5iy9k"></table>

      我和二胡

      Cash on delivery

      我和二胡

      您現在所在位置:網站首頁>>我和二胡

      一把二胡伴今生

      發布時間:2017-07-29 瀏覽:212

      時而如同深巷蟬鳴、水銀泄地,時而又如萬馬奔騰、響遏行云,一根琴弓在二胡演奏家方高才手中翻飛,與兩根琴弦碰撞出曼妙的旋律。

      在2017年6月舉辦的“海南省第六屆中國民族音樂國際大賽”決賽上,方高才憑借一曲二胡獨奏《一枝花》摘得專業組一等獎。

      這個“專業”來之不易。國家一級指揮道玉書曾為他的演奏傾倒:“你是哪所音樂學院畢業的?”方高才的回答令他意外:“我非科班出身,全憑自學成才。社會這所大學融匯酸甜苦辣,幫助我不斷挖掘自己的潛能?!?br />
      他為拉二胡而生

      樂東黎族自治縣自古以來民樂盛行,無論逢年過節還是婚喪嫁娶,吹拉彈唱之音都不絕于耳。

      方高才就誕生在這片鐘靈毓秀之地,從小在曠野里聽風、聽雨、聽流水,在村舍間聽琴、聽蕭、聽瓊劇,感受著人與自然協奏而生的天籟樂音。

      在他的家鄉常見這樣的風景:幾位民間藝人自發組成樂團,或是上門賣藝補貼家用,或是聚在一起切磋交流,樂曲從微醺的指尖流出,隨裊裊炊煙飄出很遠。

      方高才的鄰居關誠伯就是一位善拉二胡、吹嗩吶的民間藝人。每當關誠伯的二胡響起,他總循著琴聲而來,伏在膝頭久久不愿離去。數不清多少次,他用稚嫩的小手撫過這把二胡;數不清多少次,他扒著窗臺就著夜色凝望那一根根發亮的琴弦……他是多么渴望擁有一把屬于自己的二胡??!

      因為家庭貧困,方高才不敢奢望能買到真正的二胡,卻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在心里萌發——他找來木棍、竹筒、牛尾毛等材料,折騰許久竟真的制成了一把像模像樣的“二胡”,就連拉起來的聲音也有那么些意思。關誠伯既好笑又感動,“你簡直就是為了拉二胡而生!干脆,跟著我學吧!”

      開始手把手教學以后,關誠伯更加篤定:“這個寶啊,沒押錯!”方高才天資很好、悟性很高,不論是《賽馬》還是《雨打芭蕉》,再難的樂曲只要聽過一遍,他都能粗略地演奏出來,多練幾次就可與成熟的樂手同臺競技。

      可他并非什么“音樂神童”,每一支樂曲的精準詮釋背后都凝聚著難言的苦累——

      1970年上山下鄉,他在樂東長茅水庫參加生產勞動,每天都是白天干活、夜間練琴,手指磨得生泡、長出厚繭,吃飯時左手在桌上彈跳,右手則做著拉弓姿勢,就連走路時也不忘哼唱樂譜。

      1990年被調到樂東農機學校當校長時,他生活在交通閉塞的抱由鎮,沒

      有名家指點、沒有知音交流,只能靠著聽二胡獨奏磁帶,摸索領會樂段的表現技巧、弓法指法的點撥舒緩,有時廢寢忘食,不顧日出日落,被人笑作“怪人”、喚作“琴癡”。

      家人是其堅強后盾

      經過多年練習,方高才總結了拉好二胡的幾個關鍵:第一是要有信心,知難而進;第二是要背熟樂譜,心中有數;第三是要勤練各種弓法、指法和培養樂感。

      但他更明白,練琴不能做井底之蛙,不走出大山就永遠不會有大的進步。所以,每次聽聞省里舉辦民樂比賽,他都要排出時間并從微薄的工資里擠出錢來,請其他樂手同去??跒槠浒樽?。

      有人冷嘲熱諷:“你是個業余樂手,就算去比賽也是沒用的?!彼挂膊粣溃骸叭松y得幾回搏,樂東這么多年都沒有人參加過省級比賽,我要為樂東爭光,為熱愛民樂的朋友爭口氣!再難也要去!”

      為了更好地表現樂曲,只靠數百元微薄工資養家糊口的他,甚至節衣縮食攢了一萬多元,跑到上海民族樂器一廠訂制了一把六角二胡,又跑到北京民族樂器廠訂制了一把八角二胡,“這對我來說是最珍愛的圣物?!?br />
      也許有人會問,為了學琴如此“揮霍”,家里人能同意嗎?方高才用件件往事做出回答:有一年,他的妻子在省醫院住院,而他恰好要參加全國二胡十級考試,只好把二胡帶到病床前,一邊練習一邊照顧病妻。知夫莫如妻,最后是妻子向醫院申請提前做了手術,才讓他安心地考回了這張含金量極高的證書。

      在樂東文工團工作期間,文工團的住房很是緊張,是妻子把自己的宿舍收拾出來,陪著他一住就是30年。她心疼丈夫——每天從家里到文工團要往返20公里。冬天還好,一到夏天便要忍受灼灼烈日,每每汗流浹背苦不堪言??伤麉s甘之如飴,在凹凸不平的鄉道上背曲、運弓、彈指,手舞腳踏,不亦樂乎。

      因為練琴練得入神,本就不常插手家務的他幾次把飯煮糊。妻子也不生氣:“你以后就專心練你的琴!”她還不許別人說丈夫“不服老,50多歲了還要難為自己”,因為丈夫常說的她都記在心里:“一天不練自己知,兩天不練老師知,三天不練觀眾知。臺上十分鐘,臺下十年功哩……”

      無償把技巧

      傳授后輩

      “二胡兩根弦,可與四根弦的小提琴相媲美?!狈礁卟耪J為,中國民樂不僅婉轉動聽而且底蘊深厚,“要拉好一首曲子,必須深入地了解樂曲的創作背景,充分地理解樂曲的思想內容,還要融入意境、大膽取舍、合理加工,全身心地投入到樂曲的特定氛圍之中,才能使演奏具有強烈的表現力和感染力?!?br />
      為了提高自己的藝術修養,方高才還通過不斷完善外部環境來培養自身氣質:在庭院內種植花草以招來蜂蝶,種植香蕉以傾聽雨聲,讓自己的琴聲與大自然的蟬鳴鳥叫和諧交融,既表現了高山流水的壯美,又體現了田園牧歌的情調。

      功夫不負有心人,方高才在二胡演奏方面一路凱歌:1978年9月第一次參加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文藝調演,就憑板胡獨奏《公社春來早》榮獲一等獎,后來又相繼獲得海南省音樂最高獎“金椰獎”、海南省民族器樂大賽一等獎等重要獎項,其傳記和成果還被收入了《海南音樂二十年成果(1998年—2008年)》專集。

      這些年,他雖然已經離開藝術專業舞臺,但高超的二胡演奏技巧仍然為許多藝術團體所青睞,多次被省歌舞團、省民族歌舞團、省民樂團、??谑协倓F邀請擔當樂手,赴省內外參加比賽。

      他還無償地把這些數十年摸索出來的演奏技巧教給了30多位學生:“不收學費,是為了讓更多人有機會了解和學習民族樂器,培養出真正熱愛民樂藝術的人才,共同傳承祖宗留下來的民樂精髓?!痹娙藚峭踉鵀榇藢懴略娖骸胺骄鳂芬黄嫒?,高奏陽春白雪音。才藝調聲千百轉,術轉后輩慰勞民?!?br />
      回憶自己的藝術生涯,方高才十分感慨:“藝海無涯,探津其中,苦樂相伴,巧奪天工。兩根弦、一把弓,把我和師長、親人‘綁’上了舞臺。我把他們融入樂曲之中,成為藝術表演的源源動能……” 

      熱銷產品

      更多+

      有情鏈接:|蘇樂二胡手機站|

      任何個人或單位未經許可不得復制轉載轉載 本網站涉及內容最終解釋權歸蘇樂樂器所有 請勿建立鏡像

      Copyright ? 2015-2027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:蘇州市蘇樂樂器有限公司 技術技持:樂搜科技 蘇ICP備17003479號-1

      刘伯温四肖中特选料